温屯屯

浮光掠影

能饮一杯无(叁)


卫彦风还记得那天。天气平常,不晴不阴。大臣们早早上朝,只有武将列少了几名大将,其中有他,他们在战场率军厮杀。


成帝近日圣体欠安,面色不好。整个早朝时间,朝堂一片寂静。不知过了多久,成帝未言退朝,有些大臣已经站的双腿微颤,颊上见汗。


不知过了多久。


天色转暗,外面云层渐厚。


“扑通。”一位大臣跪倒在地。


“圣上,想那叛军所为不过钱粮,臣私以为,若能换得国泰民安,不妨,不妨……。”


成帝未开圣口。


“圣上,臣……”“圣上,……”有了领头的大臣,便有了更多的拥簇。


卫彦风突然觉得胸口发闷。不是因为长时间的站立,而是因为此时吵嚷如集市的朝堂,因为未言一字却面有动容之意的成帝。


他没有开口,而是慢慢退至门口,不顾是否会有言官弹劾他失仪,迈出门槛,就在殿前的台阶上,脱下官服,放下牙笏,只着单衣,静静站立。满朝争论不休的大臣已经忘却了外物,除了几个平日相熟的大臣诧异的询问外,竟没人注意到他。


天,开始下雪了。


成帝十四年一月,成帝派出使者,与齐王谈判。


消息传出之日,武侯府常闭的大门忽然打开,出来的是霍沙的娘王氏和他的夫人尤蓝。


她们步行出门,来到每个出征武将的府前,这里有的已经魂归,有的还未归来。


仿佛约定,府中将士年迈的爹娘和妻妾纷纷出门,汇集在一起,由王氏和尤蓝在前带领,步行前往皇宫。


沿路百姓有议论者,旁观者,还有追随者。


他们在宫外被禁卫阻拦,王氏上前一步,拿出了先帝所赐的武侯金令,未开一言。禁卫未再阻拦,一人通报宫中,他们就在宫门外等待。


等了许久,未有答复。


于是他们跪下了,这群妇孺老弱,在宫门前跪至黄昏。然后各自归去。


当夜,尤蓝一身戎装,带领两名霍家亲卫,策马出城。守城的士兵是年老的霍家军,他们打开城门,放他们出去,然后追随而去。


天色转亮,城门上射着三支箭。



卫彦风看了看天色,已渐黄昏。他又闭上了眼睛,决定继续等待,直至天黑。


大靖王朝已经易主。霍家军几近全灭,未有一降,霍沙与尤蓝失踪,再未归来。


新主曾派前朝同僚邀他入朝,他未出一言。


除了每日来到湖心饮酒,他再未对人说过一字。


他常想起很多事,很多他们之间的谈话。


“余生自是逍遥客,昧旦弄弦暮时歌。延武兄为小弟续上?”


“歌罢仰首向天笑,此身为剑剑卫国。如何?”


“延武兄,霍家为何忠于圣上,若论起声望、兵权、民心,时刻可取而代之。”


“……我霍家家规只有三条,忠、孝、义。若违者,无论男女,此生不得掌兵,不得入霍府一步。”


城门三箭,君不可忠、孝不能守、义不应当。


卫彦风一夜未归,待家丁寻到,身无积雪,亦绝气息。


可奇的是,桌上火炉正旺,炉上虎骨酒沸,满面酒香。


对座无雪,酒盅中无酒。


天已大晴。



评论

© 温屯屯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