温钝

重剑 无锋

能饮一杯无(壹)

【现在的这个版本和我最初的设想完全不同,因为这本来是参加活动写的贺岁文,为了赶时间就大改了结尾,不是很喜欢……恩,迟早我会把原来那版写出来做番外的……】


绿蚁新醅酒,

红泥小火炉。

晚来天欲雪,

能饮一杯无?

北方小城。天气晴朗,日近黄昏。

风携雪下,飘飘洒洒,正如谢太尉所问

“白雪纷纷何所似?”

“撒盐空中差可拟。”

“未若柳絮因风起。”

卫彦风此刻正坐在湖心亭中,举杯自酌。

“此二者皆不似。”

抒发了牢骚,他看了看手中的酒杯,一饮而尽。

饮的太急,他不禁急咳起来,连面色都涨红了。举杯欲再饮,一点鲜红在杯中晕开。

卫彦风凝视着手中的酒杯,直到那抹鲜红慢慢晕散,然后,仰头饮尽。

仿佛承载不了这些酒水,酒方入喉,泪已落地,凝结成冰。

他剧烈的咳嗽起来,仿佛要将心肺咳出,原本苍白的面庞也多了一份血色。

地上,多了几点艳红的冰珠。

他仿若不知,只是喃喃道

“延武兄,终是我先背信。”

正值元旦,成帝圣恩,于生源湖畔宴请文武百官及其家眷,共燃烟火,以祈求新的一年风调雨顺,国泰民安。

“卫大人,今日老夫一见令公子,果真是文才出众,天资过人,正好我那外孙女今年比令公子小上两岁,也生的娇俏可爱,更是蕙心纨质。不若等到元宵佳节之时,让他二人也见上一面。”

卫彦风年方十五,而如这般婉转或直接想要做媒的人却不止一位,无他,只因他的父亲是当今位高权重的大臣,联姻,亦是官场政治。

他实是厌烦这般虚伪客套,向父亲推说不舒服,独自步向湖心观雪。

白雪纷飞,湖面的坚冰映着远处的烟火,折射出眩目的色彩。

或许是远离了人群,湖面上一片寂静,唯有他行走时沙沙的脚步声。


远远的,卫彦风就瞧见了湖心的小亭中仿佛有个人影,正疑迟着是否过去,却听得个清朗的声音响起:

“过来吧。”

卫彦风依言快步上前,却没想到会是他。


霍沙,字延武,开国大将武侯霍石岐之孙,弱冠之时已带领军队与蛮疆大战百余次,无一落败,蛮疆军队望其霍家军旗即军心溃散,蛮疆将领无有敢与其一战者,谓之“真战神也”。

直至蛮疆臣服,成帝曾在朝堂之上感叹道:“昔先祖得武侯而立国,今朕得延武平天下。”

而此时霍沙不过年方二八。

“霍将军。”卫彦风躬身行礼。

“不必多礼。”霍沙今日未着戎装,一身红衣,少了铁血杀气,多了些少年人的英气。


亭中石桌上摆了一个红泥火炉,燃的正旺,在湖心这般空旷之处却并不觉得寒冷。火炉上正坐着一只酒壶,阵阵烈酒的香气从鼻腔进入,萦绕满口酒香。

卫彦风一时被呛了几口,满面发红。霍沙笑起来,示意他坐下,倒是将酒壶从炉上拿了下来。

“行军时的习惯,好喝几口烈酒御寒暖身。”

或许是喝了酒的缘故,霍沙言语间并未拘于什么身份,倒是卫彦风毕竟年少,有些拘谨。


霍沙瞧见他紧张的样子,摇摇头又笑起来,又摆上一个酒盅,先为自己斟了,抬手示意他自己斟酒。


卫彦风并非不能饮,反而十分善饮。其父卫甄就是文臣中有名的能饮之士,朝中同僚戏言其为“能饮大夫”“酒虎诗龙”,自幼时起自己便常在父亲与文人知己把酒言欢之时叫上席来,或吟诗对句,或小酌一杯。此时霍沙有意与他对饮,他反倒不甚拘谨了。


温热的酒水从壶中倒出,酒香四溢,卫彦风此时已有准备,并未像刚刚一样被呛得满面通红。轻轻嗅了嗅,卫彦风眼睛一亮,小啜一口,早已忘记了甚么身份,开口问道

“好酒,这酒叫什么?”


霍沙饶有兴趣的看着他“无名。这是用太公传下的酿酒法酿制的虎骨酒。卫公子与令尊都是有名的能饮又博学之士,我虽少在朝中也颇有耳闻。这还有几坛,便算作我的礼物了”


“多谢霍将军。”


卫彦风这才想起自己的失态,面色又隐隐有些发红,不知是尴尬还是饮酒的缘故。


霍沙并未发现他的窘态,又为自己斟了一杯酒,仰头饮下,沉吟半晌方又开口

“若我未记错,卫公子今年应当是志学之年?”

“正是。”卫彦风答道。

“记得我十五岁时,可不如你这般能饮。卫大人虽与我同朝为官,但却是家父旧识。论辈分,你我可以兄弟相称,彦风、延武倒是正好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“怎么,是因我已近而立之年,岁数嫌大了?”霍沙带着笑意问道。

“不敢……既然霍将军,不,延武兄抬爱,彦风便高攀了。”


卫彦风起身再次行礼,霍沙这次并未推辞,受了这一礼,再次看座。



你我既已兄弟相称,愚兄便对你说实话。”霍沙正色起身,之前的随和样子骤然收起,虽非有意,历经沙场的铁血气息却压得卫彦风说不出话。


“风弟自幼便颇有才华见地,以你来看,如今我大靖王朝国势如何?”


国势如何?


卫彦风不由得大惊,连手中的酒盅都拿的不稳。


私论国事,情同谋反,就算是父亲也救不了自己。霍沙手掌兵权,难道是想要造反?那他与自己兄弟相称,为的是什么?

霍沙见他面色有变,就知道他是想多了。


“风弟,无需多思,我霍家绝不会做出那大逆不道之事。”

“这……”


评论

© 温钝 | Powered by LOFTER